快捷搜索:  

吃多少亏,也逃不过卖假货的套路

10%公司派发上市公司变革红利 能见度能源行业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产界地产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儿 财经上下游跨界找寻市场常识 金改实验室金融创新灵感集散地 牛市点线面简单专业时尚的财富平台 科技湃让我们走近科学 澎湃商学院品牌课外书,生活经济学 自贸区连线自贸区第一信息和服务平台 进博会在线走进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7年年初,公司新楼盘资金链断裂,年终奖泡汤,工资连拖两个月发不下来,公司从上到下人心惶惶,我随时预备跳槽找下家。
偏偏此时,女友的生日快到了。
小颖公司内,不少都是本地人,没有房贷压力,女同事们茶余饭后不是比包包衣服高跟鞋,便是香水粉底小羊皮。
知我近况,小颖安慰我道,“今年的生日礼物随便就好,不要蛇头包了。”
小颖越是体贴,我愈发心中有愧,鬼使神差的,想起朋友圈里常常卖“代工厂包”的客户——老苏。
老苏是土生土长的东莞人。东莞制造业繁盛,不少欧美大牌都将代加工厂选在此处。
据老苏说,他的亲朋好友们,家里不是帮coach就是chanel代加工,清一色的国际大牌。他的票圈几乎每日都有各类‘代工厂’原料余货,或者原单瑕疵品流出。
从图片和小视频来看,品质颇为不错,价格几乎是专柜的2到3折。
我有些动心,试探性地问,“苏总,您那儿有宝格丽的蛇头包吗?”
老苏很快回了消息,“有啊,春夏新款全都有。”附带十几张各色各款的图片。
“多少钱呢?”
“给别人的话最低2800,但大家都是熟人,这样吧,1800全套,防尘袋、包装盒全齐,怎么样?宝蓝色那款是宝格丽原单,就是内包压线出了点问题,外观一点瑕疵没有,谁买谁捡大便宜,我建议你挑那款。”
看到几乎只有专柜零头的报价,我的心砰砰砰直跳,“多谢苏总,那我这就把钱给您转过去。”
老苏发货飞快,不消两天,包便到了。我捧在手上细细观看,果然如老苏所说,除了内包压线有些参差,外观丁点瑕疵也没有。
小颖收到包,惊喜无比,“这款是最新款!连北美买都没有折扣,你年终奖发下来了?“
我心头一阵发虚,但想想老苏说的外贸原单,便挤出一个笑容,“你喜欢吗?”小颖撒娇道,“我哪有那么喜欢,再说,不是还要攒首付钱吗?”想起首付,我的太阳穴便一阵胀痛。
小颖嘴上说不喜欢,第二天迫不及待地背着包去了公司。
可她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晚上,她推开门那一瞬,我暗道不好。小颖的脸上阴云密布,没等我站定,早上还被她捧在手心的包,劈头盖脸地便向我砸来。
“说,你这破包哪儿买的!你知不知道,我同事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冒牌货,五金颜色都不对!”
我的鼻梁结结实实挨了一击,痛得倒吸一口气。小颖又慌慌张张冲过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朝你发脾气的,我只是……”
小颖垂下头,“我只是太丢脸了,今天,刚好连张总他们都在。”
相顾无言,乏力感在周围四散开来。半晌,还是小颖先开了口。
“莫,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气愤地找老苏对质,老苏倒也爽快,直接把钱退了1600,“你要是把包寄回来,我就把剩下两百也退给你,大家相识一场,我也不坑你,这包成本就这么多。”
我气得头顶冒火,“你不是说,这是什么原单瑕疵品吗!”
老苏发了一个笑得捶地的表情,“兄弟,越是大牌对自己保护得越好,宝格丽这种档次的,瑕疵品百分百是要求代工厂销毁的,哪里那么多便宜让你捡!”
“那些什么号称原料生产的包呢?”
“大牌的原料都是客供啦,再算上瑕疵率,边角料还能凑几个包包出来,五金嘞?五金可是不好配,能跟原装货一样的概率你自己想喽!”
我发个痛哭流涕的表情过去,老苏回个呲牙咧嘴的笑过来,“兄弟,教你一招最简单的,品牌货的包装盒这些,一般不会和包包选同一家工厂造的。说自己是工厂货,吊牌、防尘袋、包装盒还全得不得了的,百分之九十九是假货啦!”
顾及着到底是客户,撕破脸太难看,我只好回了句,“多谢,苏哥!”

和小颖分手后,情场、事业双双失意。我从公司辞职,决定重回学校,妄图一切能够从头再来。
已近中年,学习能力大不如前,我不敢加入几百万的考研大军,思来想去,性价比最高的,便是去香港读研。
由于有工作经验,授课型硕士的申请还算顺利,小二十万的学费刷出去时,我的手腕直抖。
中介看穿我内心的焦虑,拍拍肩安慰我道,“时代变了,比起买房买车,教育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
我闻言,眼一闭心一横,按下了确认键。
香港物价极高,尤其房租,不过五六平米的高层单间,月租不下八千。为了省钱,我只好舍近求远,租住在倒三趟小巴才到的村屋中,省下三千房租,若算上车费,其实省下的不过两千。
房东是一个父辈便偷渡来香港的半土著,看似貌不惊人,却坐拥十几套村屋,实打实的隐形富豪。我便开玩笑地叫他豪哥。在香港租住的村屋 | 作者供图
豪哥也不恼,听到此等‘雅号’总是笑眯眯的,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包万宝路,“来一根?”
其他房客大都是一口气读上来的学生娃,未在社会的染缸中摸爬滚打过,尚且稚气未脱。作为青涩少年堆中唯二的油腻中年人,我是豪哥为数不多的聊天对象。
豪哥知道我经济压力大,便有意提点,“小莫,你现在人在香港,学生的d签很有用的,别浪费赚钱的好机会啊。”
我将烟头使劲在花盆沿捻灭,“什么机会,干代购?”
豪哥高深莫测地笑笑,“呆!现在汇率比那么高,能赚几多钱?”
可香港除了代购和卖保险,其他委实和我沾不着边。正当我踌躇如何委婉地表达自己不愿卖保险时,豪哥丢给我一张纸片,“说是我介绍的,包你赚出来生活费啊。”
低头细看,纸片上歪歪扭扭写着一串香港号码,署名:蛇哥。

蛇哥自是江湖花名,听起来仿佛背景深厚,贯通黑白。其实不过是靠在蛇口倒腾水货发家。
联系上蛇哥,我满心以为自己的任务不过是一个人肉麻袋,从香港往大陆背货,占个每人每次出关5000免税额度的便宜。
我还特意问同学借了个28寸的大行李箱,“蛇哥,我每周五六七都没课,有啥需要我背的,今天就能行。”
蛇哥闻言愣了片刻,笑得合不拢嘴,“反啦反啦,是从深圳往香港带货!”
我彻底傻眼,大陆不论是化妆品还是电子产品,税率可都比香港这个“免税港”重。从大陆背?难不成是背老干妈?
蛇哥看出我满脑袋问号,不慌不忙地从副驾驶座位底下掏出一个崭新的coach桶包,“买过吗?”
我点头,coach和mk这类不太贵、知名度又不错的轻奢品,最受追求生活质感的年轻女孩欢迎,也最适合工薪族送礼物。每逢圣诞、七夕、纪念日,包包、香水、高跟鞋,必得准时上供其一。
我接过蛇哥手中的coach经典款tote印花包,logo、吊牌都做得与正品如出一辙,连包装、防尘袋都一应俱全。只是,没有小票。
我有些迟疑,买宝格丽落下的后遗症还隐隐作痛,对一切非专柜品有质疑,思索着,这些怕是高仿。
但毕竟是初识,直接开口质疑似乎不大礼貌。蛇哥不以为意,红润的面庞上满是得意,“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这么拘谨的,高仿,东莞货啦。”
我心头咯噔一声,已经明白几分蛇哥的生意经。
奢侈品的关税重,拿coach的桶包来说,美国的奥特莱斯免税店不过100刀,加上7刀的关税也才七百多人民币,大陆则轻松开价两三千。因此,想便宜入手,就得找海外代购。
我在某宝上找过几回号称多年北美代购的店家,无一例外都是从江苏、东莞的镇上发货,若问起客服,他们自会有一套说辞:“美国直邮邮费太贵,这些都是店主一次性从美国带回来的,亲自在奥莱采购,绝对正品。”
听起来十分有道理,拿到的货却连低仿都算不上。明明是单肩桶包,吊牌上写的却是双肩背包,明明是最近新款,logo却用的是coach旧版,明明说是奥特莱斯货,内标签用的却是专柜版。
比起那些我曾经在某宝上买到的低仿,蛇哥的货已算颇有诚意。
某宝上有些两三百的货,假得隔着屏幕都能冒出味来,但仍然月销过千。我本以为蛇哥打得也是低价策略,蛇哥却对此嗤之以鼻,“呆佬,a货当水货卖才是最捞的!”

蛇哥的网店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某宝上假货泛滥成灾,近几年才兴起的全球购、境外直邮,自然显得高端可信几分。
因此,蛇哥的店,“香港直邮”四个字,看起来格外具有说服力。
店铺里的定价更是有趣,既不太高又绝不会太低,大多比某宝自营等官方店低一两百。杀手锏则是三不五时推出的“满xx减几十的优惠券”,综合算下来的价格能再低不少。
宝贝简介比专柜货还硬气,“保真,支持专柜验货!如有假货包退包换!”
我打趣他,“蛇哥,你不怕人家真的拿去验啊?”
蛇哥咧嘴一笑,常年抽雪茄被熏黑的牙齿显得几分狰狞,“没有小票,哪有专柜会帮你验?当人家做慈善啊!”
幽幽吐出一口烟圈,缭绕白雾升起,蛇哥说,“就算你花钱请柜姐验,那些卖东西的,大部分半吊子水平啦,这个水平的货,没几个能看出来的。”
话虽如此,但a货仍旧是a货,仔细分辨,其实皮革味稍重且皮质偏硬几分。
“那万一有真验出来,死咬着说这是假货的怎么办?一个差评店铺声誉可就毁了。”
蛇哥的表情变得讳莫如深,并不正面回答,只幽幽说了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听出蛇哥语气中的不悦,我意识到这涉及到商业机密,不再多问。
恰好学校有事,我向蛇哥告辞,只说改日有空,再替他走一趟深圳背货。
此后不久,我找到一份兼职实习,赚的不多但颇耗时,一来二去也将蛇哥这茬忘了。豪哥颇有几分不悦,编排我道,“怎么,嫌人家赚黑心钱啊?我看你应该去考阿sir啊,这么正气!”
港府规定,拿学生签的人是不许兼职或实习赚钱的,除非向学校申请,流程颇繁琐。我嫌麻烦便打了黑工,谁也没敢告诉,连豪哥都只字未提。每天兼职实习必经的一座桥 | 作者供图
此时的我有苦说不出,只好讪讪陪笑道,“没有,这不是年纪大了嘛,学不过那些年轻孩子,平时都泡在图书馆里,没时间去啊!”
豪哥这才消了几分气,笑话我,“呆佬,读书能赚几多钱,你看我,初中都没念完,现在不也潇洒!”
我斜他一眼,那是,我老爹要是给我在香港留十几套房,我比你还潇洒。但我终归不过是深深吸了口万宝路,一口烟呛进嗓子里,辣得眼泪直流。

香港学校按西方学制放假,寒假放得颇早,赶着机票便宜,我直接买了回家的往返双程票。
境外电话费昂贵,我只在登机前给母亲发了条航班信息,便关机。
谁知母亲只看到两条航班信息,没看清乘机人,又不知我与小颖早已分手,还当小颖也要一起回家。
母亲又喜又慌,倒还惦记着未来儿媳喜欢包,想给她买一个,当作见面礼。
她当时新近学会用某宝,正是新奇时,干脆在网上买了个包,等我回到家,还来不及和她解释,她便向我炫耀,“香港直邮,才六百多,比你之前给你二姨买的那个还便宜呢!”
闻言,我便隐隐感到不妙,赶忙说,“妈,你把手机给我,我看看是哪家店。”买到的假包 | 作者供图
打开订单记录,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好巧不巧,正是蛇哥那家。
订单仍在未发货中,我长舒一口气,联系客服,“老板,刚好你们还没发货,能退款吗?”
客服消息回得很快,“不好意思,已经发货了,订单号xxxxxxx。”
我又退出重新查看一次,“没有啊,淘宝没有物流信息显示啊。”
“是这样的,因为涉及跨境,我们合作的快递公司,物流信息没有办法上传淘宝,但您可以直接上百度上去搜,选择订单号自动识别就能看见实时物流信息了。”
说完,还贴心地将物流截图发了过来,赫然已经到了江苏。
“那还能退货吗?”
“可以的,但是境外邮费比较贵,一般除非质量问题,我们是只换不退的,如果要退货您需要自行承担邮费。”
我心头有些冒邪火,明知这是高仿,此等哑巴亏我吃不下。
我咬住客服话中的漏洞,一收到货,我便再次联系客服,“老板,你们怎么卖假货,我去专柜验过了,皮质都不对!”
客服从业素质倒不错,十分淡然,“先生,我们的货品是奥特莱斯也就是工厂店专供,价格会比专柜便宜,因此皮质也会有所差异,但百分百是正品哦。”
我干脆使出杀手锏,“行了别装了,我见过你们老板,蛇哥嘛。”
信息显示已读,但客服半天没回复,就在我思考着以差评为威胁要求退货时,猛然想起来,店家显示未发货,连差评都没法给。
想起蛇哥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气得直摇头。
在我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不知此亏如何收场时,客服回了消息,“哎呀妈呀,自己人啊,那你咋想不开还跟这儿买。”
我哭笑不得,“家里老年人自己买的,我也是刚知道。”
对方很快回了消息,“那成,寄到这个地址,广东省深圳市xxxxx,寄出去以后单号发给我,收到了,我马上给你办退款。”
作者莫问,中年港漂
首发于公众号“全民故事计划”(id:quanmingushi)
如需转载,请至微信后台询问
寻找每个有故事的人,发现打动人心的真实故事
投稿请寄 tougao@quanmingushi.com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假货,诈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