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云南片段:与白恩培仇和有隔阂

5月9日下午,已从公众视野消失多年的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重返舆论中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秦光荣今年已经69岁,2018年3月从全国人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上退休。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近一年多的的秦光荣为何在此时“主动投案”?

5月10日,曾多次举报秦光荣的云南省政协前副主席杨维骏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自己曾因秦光荣主政云南时力推的“古滇王国”等项目,多次举报其违反土地政策等问题,秦光荣此次落马和当年在云南的作为有关。

此外,有媒体指秦光荣早在今年清明节前后即被有关部门留置,秦光荣进入纪检部门视野的原因则是因独子秦岭牵涉了中国华融赖小民的系列案件。

▲秦光荣。图片源于网络

被举报者秦光荣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秦光荣是第六个曾有长期云南重要任职经历的省部级落马官员。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等五人在秦光荣之前落马。

在云南省政界,提起杨维骏这位已经97岁的老人,人尽皆知。2014年8月,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相关部门调查,当地普遍认为与杨维骏坚持不懈的举报有较大的关系。

5月10日,杨维骏在昆明的家中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除了对白恩培进行过持续的举报之外,在秦光荣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期间,自己也对他进行过实名举报。

白恩培在任云南省委书记期间曾提出“全域发展”的理念,无视国家对基本农田政策,大力推行征用农田的政策,这种举措被杨维骏多次举报。秦光荣从白恩培手上接过省委书记一职之后,改变了白恩培的城市发展思路,将“全域发展”改为了“用地上山”。杨维骏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用地上山没问题,也符合国家的政策,但这些话都只落在了嘴上。

秦光荣在古滇王国项目上的所作所为也让杨维骏颇为不满,他认为当地在修建古滇王国项目的过程中,随意侵占农田耕地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秦光荣主政云南期间提出了云南要搞10大旅游景点,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位于滇池旁的古滇王国项目。

▲97岁的杨维骏。摄影/上游新闻记者胡磊

秦光荣与“古滇王国”

位于昆明市晋宁区的“七彩云南•古滇王国”项目目前已经投入了商业运营,成为了滇池南线的重要景区之一。2012年古滇王国项目开工时,目前已落马的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时任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时任云南省委秘书长曹建方均出席了开工庆典。

这个计划投资220亿元的“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不仅是当年云南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之一,也是秦光荣的重要政绩之一。

杨维骏介绍,落户于昆明市晋宁区的“古滇王国历史文化名城”旅游度假项目,从2012年开始试图以低于市价的补偿款强征上万亩基本农田,不仅违反了秦光荣自己定下的“用地上山”政策,还存在农民不同意强征强拆的情况。从2013年开始,晋宁当地多次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造成了多起社会热点事件。

“秦光荣口是心非、言行不一,在调动特警和当地农民发生严重冲突的事件之后,他只是以不再征用基本农田这样的承诺来敷衍了事,根本没有其它任何惩处措施,我就此以个人的名义向中纪委进行了举报。”杨维骏虽然已经97岁高龄了,但一谈到当年被他举报过的秦光荣、白恩培等人,他的思维瞬间就变得十分清晰。

2019年4月22日,昆明市公安局组织警力到晋宁区晋城镇广济村抓捕了13名涉嫌寻衅滋事的违法犯罪嫌疑人。这13人寻衅滋事的具体情节,就是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为当年因古滇王国项目被判入狱的刑满释放人员组织欢迎仪式。秦光荣自己也没料到,当年的“政绩工程”直到现在还余波未了。

▲因古滇王国项目,杨维骏曾多次举报秦光荣。图片源于网络

秦光荣与仇和不睦

杨维骏居住在省直机关小区内,秦光荣早年在云南工作期间的住家和杨维骏家只隔了几栋。

杨维骏对上游新闻记者说,因住在一个大院里的关系,最开始他和秦光荣关系还不错。杨维骏还曾去秦光荣家里反映问题、提建议。秦光荣接任云南省委书记后,杨维骏再也没有去过秦光荣家里了。

秦光荣简历显示,1999年1月从湖南省委常委任上调往云南,担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后他历任云南省委组织部长、副省长、代省长,并于2007年1月出任云南省省长,和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搭班子。白恩培、秦光荣搭档4年后,2011年8月白恩培调任全国人大,秦光荣接任省委书记一职。

上游新闻记者从一名云南政界人士处了解到,白恩培和秦光荣在搭档之初关系还是十分融洽的,但白恩培和另外一位省级领导干部之间越来越好的关系,让秦光荣感觉到了不舒服,白恩培和秦光荣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秦光荣更是多次“小动作”针对该省级领导干部。

这个“省级干部”就是2007年开始担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昆明政界普遍流传着“白恩培对仇和更加器重”的说法。秦光荣曾对仇和用“小动作”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杨维骏的证实,“因为仇和住处的问题,让秦光荣起了戒心。”

仇和在担任昆明市委书记期间,力推城中村改造和圆通寺藏经楼维修等项目,因独断的行事风格引发争议,有群众将相关材料交给了杨维骏。杨维骏对相关事件进行了解后,自己写了一个文字材料,在云南省举行的老干部新春招待会上,准备提交给领导。

杨维骏对上游新闻记者回忆起了当天的场景,“我一开始把举报仇和的材料交给了白恩培,他看都没看就直接给了秘书。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个情况,我其实将这些材料复印了十多份,所有的省委常委都给了一份,我就注意到了秦光荣,他把这些材料看了之后,脸上有点高兴,马上就把材料给了白恩培。省长转过来的材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白恩培不好不看,白恩培只得要求仇和查清问题,仇和就这样被将了一军。” 

杨维骏在实名举报白恩培后,白恩培已调离了云南。杨维骏也曾找秦光荣了解举报的后续情况,秦光荣只对杨维骏反馈了很简单的一句话,“白恩培属于中管干部,无权过问”。

秦光荣、白恩培的握手合影(资料图)。

爱作诗的秦光荣

据财新网报道,秦光荣此次自首主要是因为其独子秦岭在中国华融履职期间,犯下严重案件而被查。秦岭被查的原因,则与赖小民贪腐案的后续处置相关,因个人涉案金额巨大,案情性质恶劣,令有关部门格外震怒而决心彻查。因为牵涉儿子涉及的案件,今年清明节前后,秦光荣即被有关部门留置。

公开履历显示,1950年出生的秦光荣1975年从湖南衡阳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毕业后,从湖南师范学院零陵分院政工科干部起步,在老家湖南零陵(现永州)工作了18年。当过零陵地委宣传部干事、共青团湖南省零陵地委书记等职务,1990年起任零陵地委书记。1993年秦光荣离开零陵,升任长沙市委书记。一年后,44岁的他当选湖南省委常委,迈入省部级官员序列。

秦光荣曾长期使用“凌粼”这一笔名发表诗歌作品,同时也是《永远的香格里拉》、《七彩云南》、《云南美》等歌曲的词作者。秦光荣曾在采访时表示,“凌粼”是他的笔名,他的老家是湖南永州,旧称零陵,“凌粼”是零陵的谐音。2018年5月,屡传落马消息的秦光荣曾在湖南当地媒体刊发四千余字的长文《永州,一本耐人品读的书》,记述永州的生态、风光、物产与文化,这是“凌粼”最后一次在媒体上发表文章。

一位同秦光荣有多年交情的作家在自己的博客上谈起自己熟悉的“凌粼”,称“凌粼的文化底蕴深厚,语言干净利落,有气魄,读来让人心怡气爽。”然而秦光荣落马的消息传出之后,这篇文章迅即被删除。

杨维骏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对秦光荣对总体评价就是“狡猾”和两面派,“耍弄群众,耍小聪明。”

对于云南政界近年来多名重要官员落马一事,举报多年的杨维骏认为,反腐还是应该坚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一原则,“权力大了没人管,而且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没有人可以制约。只有按制度办事,官再大也不能让一个人说了算”。

在离任云南前的那段时间里,秦光荣的的表达方式开始从官场语言变成了越来越口语化。秦光荣在同与云南部分新任厅级领导干部任前谈话时表示,“越是走上高一级别的领导岗位,越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警觉,越要加倍敬畏权力”、“权力在本质上姓公,不姓私,要秉公用权,戒除贪欲之心、官僚之心、特权之心”。

显然,这位向中纪委主动投案的前省委书记并没有做到承诺。

来源:上游新闻

秦光荣 杨维骏 白恩培 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云南片段:与白恩培仇和有隔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