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光明日报:班农的底层逻辑与人类文明发展大势背道而驰

近日,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给中国罗列了知识产权盗窃等“六大罪”,借机煽动美国对中国采取极端立场。班农的指责黑白颠倒、逻辑混乱,当然不能代表美国的主流民意,但我们仍然要思考,为什么班农及其代表的美国极右翼会四面出击到处树敌,极端到歇斯底里丧失理智,究竟是什么样的底层逻辑导致他们的认知扭曲,以至于丧失现代文明的基本立场?澄清这一问题,对我们采取正确应对之道,坚定自身发展道路具有重要意义。

有学者指出,班农现象是美国深层结构性矛盾的人格化具象,正是资本的逐利本质导致了美国的国内矛盾,但作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吹鼓手的班农却有意掩盖这一事实,无耻地将中国作为“美国中西部工业空心化”的替罪羊,得了便宜卖乖的虚伪人格暴露无遗。这种分析确实在整体上深刻揭示了班农现象发生的机制,但我们还想在此基础上指出另一更为直接的思想性因素,即班农对“绝对敌人”观念的发现和运用,这是决定他所有政治思想和言行的底层逻辑。

通过分析班农的公开言论可以看出,他的绝对敌人主要具备3个特点:其一是精神邪恶。在他的这套理论体系中,一般意义上的敌人是由现实的物质利益或权力冲突造成的,但绝对敌人的出现在根本上却并非由于现实原因,而在于超现实的精神层面,即对方所持有的一整套信仰系统以及由此决定的行为模式和制度机制与我不同。因为我的信仰是绝对神圣纯洁的,与我不同的你就必然是无比邪恶的。班农将整个伊斯兰文明视为“伊斯兰法西斯主义”,污蔑中国是千百万人被囚禁的劳改营,是“自由美国”的反面,就是这一逻辑的典型表现。其二是极难和解。由于绝对敌人之敌对是出于超现实的精神原因,就不可能随着现实条件的变化而和解,只要你还是你——你的信仰、行为和制度的集合,那你就是不可原谅的。班农对内誓与传统价值的背叛者做斗争,对外煽动号召美国与伊斯兰文明进行生死决战,对中国采取绝不妥协的极端立场,正属此列。其三是持续存在。一般而言,人们都是以追求敌人的消失和不再出现为目标,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制造敌人,但班农则不同,他把敌人视作自我存在发展的根本前提,丧失了敌人也就丧失了自我确认的边界和根据,因此一旦现在的敌人消失,那就必须立即创造新的敌人。

以绝对敌人为逻辑原点分析班农的政治操作,可以清晰见到其整体思路,即首先自命为西方传统价值的忠诚守护者,占领道义制高点,再通过确认和批判传统价值的内部背叛者——“裙带资本主义”和“世俗资本主义”,使自己另类右翼的政治身份鲜明化、流量化,接着为了更彻底地煽动并收割民意,班农还将绝对敌人逻辑运用于其对外战略,散布西方文明正处于一场对抗“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全球战争的开端,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等言论。班农的“鹰派”做法可以一时在国内博取爱国者的美名,但长远看这种做法不会为美国人民带来福祉,反而会带来灾难。这根本上是由于绝对敌人逻辑是一种野蛮保守的思想陈迹,与人类文明的发展大势背道而驰。

首先,它是一种阻碍平等的霸权思维。它把自身特殊的信仰系统说成是普遍的,再依靠强力把这种普遍性推广成唯一性,强制其他国家接受自己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做法由此滥觞。其次,它是一种拒绝开放的封闭思维。它将自己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视为最神圣的存在物,而将其他都看作是残次品甚至是邪恶的化身,这就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别人任何长处,遑论学习借鉴。再次,它是一种反对共赢的零和思维。它追求永恒的斗争,即使是一种互惠共赢的相处之道,也不在它的考虑之内,因为根本上它所追求的是天上的抽象信条,而非生活在大地上人民的幸福,所以即使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最后,它还是一种色厉内荏的“纸老虎心态”。表面上班农之流以救世主自居,张牙舞爪、咄咄逼人,但这恰恰反映了他们内心的极度不自信,只有抱有深深不安全感,不能自足地感受到个体生命的意义,不能自信地把握本民族命运的人,才会整天想着靠威胁和征服别人来证明自己。在平等开放互惠已经成为世界文明国家共识的情况下,班农不仅没有认识到绝对敌人思维方式的不合时宜,还以之为武器到处煽风点火,妄想做全世界民粹主义的精神导师,正如一战后德国纳粹借助国内矛盾上台一样,班农也只不过是妄图利用美国劳工和中产阶级的失望情绪上位,终将被美国和世界人民抛弃。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班农之流的杂音阻止不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大势,也阻挡不了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洪流,他们越是歇斯底里、嗡嗡乱叫,我们就越要保持头脑清醒、不受干扰,坚定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坚毅实干的精神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动人类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作者:张锐,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讲师)

美国,中国,敌人,农,逻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