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莫让“刚需捆绑”挡住他人归乡路20

缅甸宗教事务与文化部部长代表、仰光国立文化艺术大学校长昂乃敏说,这些活动既能增进和巩固缅中两国的友好情谊,又能推动两国文化和旅游发展。

6月3日下午,工业和信息化部放出一条重要消息,近期将发放5g商用牌照。

虽然在语境上,“近期”依旧充满弹性,5g发牌日期还是悬念,但这早就不是中国5g发展的制约。

此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就曾表示,我国5g技术和产品日趋成熟,系统、芯片、终端等产业链主要环节已基本达到商用水平,具备了商用部署的条件。

“实体清单”事件越发凸显了5g的重要性,坊间认为,此次中国5g商用进程提速与此相关。业内人士却强调,是否第一个推出5g商用,和在5g中掌握多少话语权没什么关系。

如通信行业著名专家宁宇所说:“虽然在很多领域美国是领跑者,但中国的通信产业链的完整性和成熟度是超越美国的。毋庸讳言,美国虽然有全球顶级的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但已经没有像样的通信设备制造商了。如果一定要在5g上争个输赢,最终的胜利者,是那个把握住关键时间点,发挥产业链优势的选手。”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龚达宁说:“我国在5g技术、标准、产业初步建立了竞争优势。”

据龚达宁介绍,我国倡导的5g概念、应用场景和技术指标已纳入国际电信联盟(itu)的5g定义,我国企业提出的灵活系统设计、极化码、大规模天线和新型网络架构等关键技术已成为国际标准的重点内容。截至今年5月,在全球20多家企业的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中,我国企业占比居首位。目前我国5g中频段系统设备、终端芯片、智能手机处于全球产业第一梯队。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到2020年—2025年,我国5g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6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3万亿元,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约24.8万亿元,间接带动的经济增加值达8.4万亿元。

5g更强化了全球移动通信产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点,工业和信息化部强调:“一如既往地欢迎国内外企业积极参与我国5g网络建设和应用推广,共同分享我国5g发展成果。”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认为,5g刚起步时依然以消费市场为主,但它最大的意义是工业互联网,到2035年左右,将有80%的应用与工业领域相关。

邬贺铨介绍,5g的3个典型业务场景都和工业互联网相关,2035年,预计增强移动宽带业务市场规模将达到4.4万亿美元,高可靠、低时延业务市场规模将达到4.3万亿美元,大连接业务市场规模将达到3.6万亿美元。

5g拉动的产业结构升级前景虽美,但其中的玩家首先要过商业模式调整或创新这一关,它将决定你是晋级,还是消失。

来源:科技日报

“美的创业50年的发展历程,离不开当地政府营造的良好营商环境。”何享健的这句话道出了北滘60年跨越式发展的另一重要因素——政府助力。

3. 38°14′48″n 121°17′36″e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