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老边境上的“淘金者”:购房创业,还送孩子到老挝上过学

10%公司派发上市公司变革红利 能见度能源行业最具穿透力的思想 地产界地产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儿 财经上下游跨界找寻市场常识 金改实验室金融创新灵感集散地 牛市点线面简单专业时尚的财富平台 科技湃让我们走近科学 澎湃商学院品牌课外书,生活经济学 自贸区连线自贸区第一信息和服务平台 进博会在线走进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云南省最南端的磨憨口岸,一步跨过去就是老挝磨丁经济特区。
过去的一年多里,从四川泸州来的姚先华时常穿梭于此。2017年下半年,他在磨丁买下两套小户型的房子。
目前房子还没有拿到,他先做起了建材生意。半个月前,他花了两万多元,租下一间60多平方米的门市,然后囤下16张床,以及一些木板和石膏板。
两年前,姚先华坐在四川泸州的家中,从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一带一路”节目中关于磨丁的介绍,他决定去看看。
据《云南日报》报道,2015至2016年,中老两国先后签署了《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建设共同总体方案》《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共同发展总体规划》,并就此成立了“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
磨丁一下子热闹起来,从一片荒无人烟之地,变成了繁忙的大工地。很多中国人开始在磨丁寻找机会,54岁的姚先华走得更超前,购房创业,把儿子的未来也投资进来。12岁的儿子,曾被送到老挝境内的学校读书,目的是为了学会老挝语。△磨丁正在修建的整排房屋 图据受访者
临时改变的创业计划:
从开餐厅到卖建材
姚先华一直想在磨丁开一家餐厅,川味快餐,很适合当地大量的四川籍务工人员。
2017年下半年,他先后在磨丁同一楼盘里买下两套房子,都是40多平米的小户型。第一套2800元一平米,两个月后买第二套,已经涨到3300元一平米。一套在四楼,一套在九楼。四楼外面有一片开阔的平台,他觉得适合开餐厅。
一年多前刚去磨丁的时候,到处都是工地,缺的是吃饭的地方。他一直在等拿到房子,但一年多过去,磨丁的餐厅已经多起来。
这期间姚先华花了1万多元,买了一辆三轮车,帮人运建材、工具等,在磨憨与磨丁之间来回跑,一趟可以挣两百多元。但跑了10多天,姚先华就发现了卖建材的商机,房子逐渐建起来了,正是大量装修的阶段。
“好消息!好消息!磨丁建材家具门市已开业,已开业!国内价,国内价!一律国内价……” 这是姚先华录制的宣传广告。他在磨丁的老农贸市场租下一个门市,价格不贵,1000元一个月。他说大概一年以后,这里就会被拆掉。
磨憨与磨丁的价格差异,一是过关的手续费,一是运费。姚先华说,磨丁的住宅楼都是开发商一并装修的,但一些宾馆、门市,需要业主自己装修。开业10来天了,建材生意并不好做,就卖几块板子。
姚先华还另有打算,木匠出身的他,以前在云南、贵州,以及四川等地打工,也在老家泸州承包过一些装修工程。如果自己能揽下装修的活,又兼卖建材,生意就好做了。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这生意能不能做起来。
有个黑龙江的老板找姚先华谈过一个宾馆装修,他报了价后,对方却告诉他,开宾馆的房子还没有租下来。但他不急,相信还有机会,“慢慢看吧,先尝试一下”△刚刚修建起来的磨丁图据受访者
力排众议“扎营”中老边境
为节约曾在三轮车上睡觉
李兴友是四川宜宾人,在磨丁做治安员,“相当于国内的保安。”李兴友说,自己就职于云南海诚公司,负责在磨丁务工的中国人的管理工作。据《云南日报》报道,2012年,云南海诚实业集团在老挝成立了磨丁经济特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负责磨丁的经济建设和发展。
去年下半年,姚先华又在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满镇买了一套96平方米的房子,也才2000多元一个平方米。
“选择老挝纯属偶然。”姚先华说,他对磨丁的最初了解,是在电视上看到“一带一路”的新闻。他后来查过资料,向朋友打听,又只身去老挝考察。
他在老挝的投资计划一开始没有得到家人的认同,但他还是“力排众议”,他说做事要有魄力,更要有远瞻性。他的妻子在泸州市区做交通劝导员,收入不高。事业“南迁”以前,姚先华大部分时间在泸州,他10多岁就开始谋生,从老家合江把木料背到泸州来卖,然后当学徒,做木匠,一步一步发展起来。
在中老边境一带,姚先华大部分时间都闲着,为了不亏生活费,还收过废旧来卖。他很节俭,没事的时候,他去周边逛逛,看磨憨的花鸟市场。很多四川人,甚至泸州人在这里,有时候会跟老乡聚一聚。
“在磨丁,建材的需求量还很大。”姚先华的朋友刁显顺看好他的生意。刁显顺也是泸州人,是云南昭通一家装修公司在磨丁的管理人员,两个多月前刚去磨丁。他们公司刚刚装修了171套房子,最近又拿下300多套的大单。
刁显顺很佩服姚先华的实在,“为人耿直,又特别能吃苦”。刁显顺说,有一天晚上,他看到姚先华在三轮车上睡觉,那天姚先华在磨丁待晚了,无法通过边境检查站回磨憨,他嫌在门市睡空气不好,又舍不得花钱去住宾馆。
把孩子送到老挝读书
学校采用汉语、老挝语双语教学
周末的时候,刁显顺有时候会在磨丁看到姚先华12岁的儿子,一起吃过饭,“长得很漂亮,也很聪明”。
今年2月下旬,春节在泸州呆了一个多月的姚先华再次出发。他带上儿子,搭了叙永县一个去勐腊县做木工的老乡,驾车一天一夜赶到勐满镇。
勐满镇离国境线只有12公里,到老挝勐新县城也只有20多公里,是中国通往老挝的重要陆路通道之一。他在勐满镇短暂停留了两天,便前往磨憨“驻扎”下来。他在磨憨租了一间民房,只有20个平方,一个月只要300元,但上厕所需要去公共卫生间。
除了在中老边境上置业、做生意,姚先华更长远的计划,是把儿子带到当地读书。△今年2月,姚先华把儿子带到磨憨的一所学校报名读书图据受访者
2017年下半年,姚先华把儿子送到老挝南塔省读书,先后换了几个学校,最后在当地的中老学校稳定下来,学校采用汉语、老挝语双语教学。姚先华说,这所中老学校是中国人过去开办的,很多老挝孩子热衷于学汉语,他把儿子送过去学老挝语。
在南塔省读书的时候,姚先华把儿子寄养在当地的汉族家庭里,自己每个月过去看看。但春节前两个月,儿子在老挝被一辆摩托车撞了,至今肩上留着一道疤痕。
他不敢再把孩子送到离磨憨还有70多公里的南塔省,今年春节后过去,他在磨憨为儿子找了一间学校。“还是留在身边放心一点。”姚先华说,磨憨的学校采用汉语教学,但学校里有很多傣族孩子,儿子在与这些孩子交流的时候,还是会学会一些傣语。
傣语和老挝语、泰语同属壮侗语系,在发音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姚先华认为,孩子有傣语基础,以后要学老挝语,也要容易很多。“学会傣族话,走遍东南亚。”刁显顺说,姚先华的儿子已经能听懂老挝语。
姚先华认为,孩子以后要是学习成绩不是特别优秀,考不上好大学好专业,还不如掌握一门外语,在他看来,东南亚的语言以后大有用处。
他说东南亚国家语言属于小语种,算不上热门,但“一带一路”的发展趋势,东南亚国家与中国以后的贸易和交流会更加频繁,语言方面的人才需求量必定很大。他在中老边境看到,有朋友的孩子在当地一些公司当翻译,待遇很好,一些老挝人会说汉语,在当地就业也很受欢迎。
姚先华已经见到了知识的重要性,最近在帮别人拉货的时候,从磨憨到磨丁需要报关,语言和手机上的操作,他均靠儿子“帮忙”。
在转学去老挝读书以前,儿子还在泸州市区一所条件很好的学校读三年级。因为办理转学,儿子不得不留级一年,如今12岁还在磨憨的学校里读四年级。平时儿子住校,周末的时候,他会给儿子做点好吃的。
其儿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对老挝印象很好,也喜欢那边的小朋友。△春节期间,姚先华12岁的儿子在家里做饭
姚先华:
磨丁现在是一块大蛋糕,这里的工作机会多
在中老边境生活了一年多的姚先华并不孤独,他说那边老乡多得很,很多泸县人在那边干工地,宜宾人、乐山人、眉山人……做什么生意的人都有。一位已经60多岁的老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成都市金堂县人,已经在老挝生活了将近20年。△今年春节后,姚先华在泸州的家里讲起闯荡老挝时信心满满
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获悉,2018年四川有7.7万人次前往老挝,其中就包括了大量务工人员。在海城公司做治安员的李兴友对此更加清楚,国内务工人员流动,他都有登记报备,他说目前磨丁至少有五六千名国内人员务工。木匠、砖匠、水电工等专业技术人员都是国内过去的,只有少量的老挝当地人在工地上做小工。
刁显顺发现,在磨丁的国内务工人员,60%以上来自四川。他的装修工程队有60多人,全部来自国内,他说在磨丁,像他这样的装修工程队,还有五六家。
刚去老挝,没有读过什么书的姚先华发现,难的不是语言,而是住宿问题。他说,老挝本来就有汉族人,也有很多中国人在那边工作,打听个事情并不难,但找住处很难,往往一间小宾馆,都挤满了人。
有一天晚上,姚先华找不到住处,他在一个浙江的建筑工地上去求助,遇到了一个汉语说得很好的当地人,骑着摩托车载着他找了很久。这个当地人称,自己七年前在云南打工,后来又回到磨丁,继续在建筑工地上干活。
姚先华曾在南塔省尝试过开一间旅馆,因为户口不在当地,最终没有实现,先期投入了一些钱,最终也“打了水漂”。他也尝试在当地买一些地,但因为对政策和环境不熟悉,也没有实现。
这次在老挝,姚先华显得有耐心,也比以前更有魄力。他对云南省最南边这一带已经非常熟悉,他说要找一份工作并不难,老乡很多,自己又有一门木匠的手艺。但他还是想“做点什么生意”,他说现在的磨丁是一块大蛋糕。
红星新闻记者|杨灵蒋麟摄影报道
编辑|包程立苏打水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媒体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