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南非大选 非国大迎25年来最大挑战

南非大选 非国大迎25年来最大挑战
专家表示执政党非国大赢得大选基本没有悬念,但现总统拉马福萨面临经济低迷等许多执政困境

当地时间5月8日,南非约翰内斯堡,南非大选选民在投票所排队投票。本次选举是南非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的第六次大选。

当地时间5月8日,“彩虹之国”南非举行了2019年度大选,选举产生新一届国民议会和省级议会。这是南非自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的第六次大选,已经执政25年的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能否再度赢得大选成为最大看点。

专家表示,如无意外,非国大将再次赢得大选成为执政党,但是非国大在议会中的优势下降。面对南非长期低迷的经济以及持续的腐败问题,非国大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选举结果预计将于5月11日公布,新总统将于5月25日非洲解放日就职。

挑战1

两大反对党势力逐年上升

1994年,南非“国父”曼德拉领导的非国大在首次不分种族的民主选举中获胜,开启了南非崭新的民主时代。在此后的20余年间,非国大在历次大选中得票率都高于60%,执政地位异常稳固。据《南非人报》报道,在此次大选的选前民调中,非国大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不过此次选举或许是非国大25年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方面,非国大的支持率有下降趋势。在2014年的大选中,非国大赢得了62%的选票,远低于2004年69%的得票率。而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非国大更是遭遇“滑铁卢”,支持率降至54%,失去了几个大都市和数十个中小城市的控制权。非国大现任党主席、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2018年2月上任,接替因腐败指控辞职的前总统祖马。此次大选是拉马福萨上台后的第一次大选,一定程度上也被视为对拉马福萨的一次“检验”。

另一方面,两个主要的反对党支持率上升明显。最大在野党民主联盟自2004年大选开始,之后的几次大选得票率都大幅上升。该党创始人是白人,主要成员也是白人,代表着南非工商金融界的利益,重点关注经济问题。2015年,现年38岁的穆西·马伊马内当选民主联盟首位黑人党首,此后该党在黑人中产阶级及其他有色人种中的支持率也不断上升。第二大反对党是经济自由战士党,该党自2013年创建之后在2014年大选、2016年地方选举中都有突出表现。该党是个极左翼政党,主要聚焦南非不平等问题,提出要增加就业、进行土改等口号,获得众多年轻群体的支持。

挑战2

经济、土改、腐败三大问题亟待破局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民调显示,此次大选中,南非民众最为关注的议题是经济问题、土改问题以及腐败问题。

●经济低迷

作为非洲大陆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南非的经济近年来陷入长期的低迷状态。据路透社报道,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十年间,南非gdp增长率不到2%,在所有新兴市场中几乎是最低的。此外,在南非的所有种族中,占据绝大多数的黑人贫困率一直是最高的。经济低迷导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失业率居高不下。据报道,南非的失业率已经达到27%,而年轻的黑人失业率更是接近50%。

●土改缓慢

南非的土地问题深深地根植于曾持续近半个世纪的种族隔离制度,当时,南非白人与黑人被隔离发展,黑人被剥夺了许多合法权利,包括土地权。据新华社报道,在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时,占南非总人口77%的黑人仅拥有全国4%的土地。此后的南非政府一直在推动土地改革,但囿于社会经济结构性问题以及黑白种族冲突等,土改进程缓慢。白人少数群体拥有远多于黑人多数群体的土地,事实上反映了南非极度不平等的社会现状。

●反腐不力

另一个主要议题则是腐败问题。南非前总统祖马自2009年上台以来,就一直深陷腐败指控。2018年2月,祖马被迫辞职。此后,非国大党内多名官员被指控腐败问题,引发民众不满。而拉马福萨上台后虽然承诺要打击腐败,但到目前为止成效并不明显。

■ 专家观点

年轻人厌倦精英化政治

据非洲可持续民主选举研究所(eisa)2月份数据,2019年将有26个非洲国家举行各个级别的选举。但是,非洲国家的选举历来“波折”不断,充斥着暴力、混乱与血腥。而作为非洲的“巨无霸”国家,南非的选举顺利举行对于整个非洲大陆的民主政治进程具有标杆性作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副研究员曾爱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南非大选平稳有序举行有利于显示南非民主政治的稳定与成熟,为其他非洲国家大选作出表率。

曾爱平认为,非国大反种族隔离制度的历史贡献依然具有吸引力,有利于凝聚足够多的支持力量,且作为执政党,非国大有更好的资源争取选民,因此,非国大赢得此次大选基本没有悬念。不过,非国大主席、现总统拉马福萨也面临许多执政困境,他需要在确保黑人权益、稳定国家经济、提振外国投资者信心之间维持平衡,应对好经济发展、就业、基础设施改善、反腐、缩小贫富差距等问题。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贺文萍则认为,南非两大主要反对党一个“太白”、一个“太左”,虽然支持率呈上升趋势,但基本不会威胁到非国大的执政地位。不过,两大主要反对党势力上升或将对非国大今后的执政造成更多的阻碍。

此外,据bbc报道,此次南非大选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有近600万年轻人没有注册,放弃投票。许多人认为,选票并不能帮助他们改变什么,而主要的三个政党都只关心政党利益,而忽略普通大众的基本需求。贺文萍认为,南非许多年轻人放弃投票事实上反映了他们对南非越来越精英化的政治感到厌倦,许多人认为非国大正在远离老百姓,非国大几十年的执政没能改变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因此他们不愿再“浪费时间”。

新京报记者 谢莲

非国大,大选,南非总统,检验,太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