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人集体出游 需要爱心护航

志愿者“一对一”地带领老人乘坐扶梯。

为防止老人走失,工作人员也要像导游一样打着小旗。

上周,一场特殊的观影活动在朝阳区蓝色港湾商区举行。参加活动的是来自恭和老年公寓的50多位老人,他们平均年龄都在80岁以上,还有的老人是坐着轮椅出行。出门之前,不少老人特意换上了比较正式的衣服,还嘱咐陪同的志愿者帮忙拍照。虽然去的不是什么特殊景点,但对于老人来说,这个机会已经非常难得。对于蓝色港湾的商户来说,这么多高龄老人集体出游的场面也是难得一见。

看场电影提前俩月准备

“我们现在已经到达,请点到名字的爷爷奶奶按顺序下车。”经过近50分钟的路程,春游团队到达了蓝色港湾商区。到站后,按照工作人员的点名顺序,志愿者们帮助老人有序地起身、下车。为了此次出游,养老机构的工作人员提前两个月便开始选场地、定路线,陪同出游的还有来自劲松职业高中、中国电信等单位的30多名志愿者,并配备了两名专业的医护人员随行。

蓝色港湾是北京的一个商业地标,一栋栋欧式建筑将商区环绕成小型广场,喷泉、花坛、湖景为这里增添了一份园林风光。从商区正门走到耳东传奇影城,年轻人只要几分钟,这些老人却走了40多分钟。为了防止老人过度劳累,工作人员还准备了两台“机动”轮椅,随时待命。然而,老人们却表现得非常出色,大多数都坚持自己走,不需要志愿者搀扶。

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是他们经过多次商讨、实地考察后选出的最佳出游地点。“商场、影院虽然不是为老年人专门准备的,但是我们通过协调,给老人的出游提供了最大便利。”让人意外的是,许多老人是第一次来到蓝色港湾。老人们一路走走停停,对每一处景观都感到新奇。87岁的徐老爷子看到影院外“铁血战士”的雕塑时童心大发:“我是‘80后’,年纪还小呢。”一句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相对老人的轻松,工作人员却一点都不敢懈怠。“我们最怕的就是老人走丢。”工作人员史女士介绍,他们每年都会组织两到三次集体出游,但是集体观影还是头一回。由于影院是相对密闭的空间,再加上光线较暗,为了防止意外,工作人员在设计路线时,特地花了两天时间来踩点。

观影前后让老人感动不已

老人们观看的影片是《港珠澳大桥》。这部电影是双方工作人员反复讨论后敲定的。养老院工作人员王女士介绍,因为担心老人的情绪过于激动,一些“催泪大片”被他们“忍痛割爱”。影城方面,不但拿出专门的放映厅来接待老人,影片开场之前,工作人员还专门询问了老人们的意见,将放映的音量调到合适大小。坐轮椅的老人都被安排到了第一排座位,其余老人也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入座。影片开始,工作人员特地打开了放映厅的门,便于观察老人的情况。

70分钟的影片结束,老人们对这次观影都十分满意。“电影很好看,非常提气!咱们国家干成一件大事不容易!”75岁的张老爷子在影片结束后说道。回到养老院,老人们依旧讨论个不停,为国家的巨大成就感到自豪。

“简简单单看个电影,弄这么大一个工程,太用心了!”张老爷子来到养老院只有两个多月,对工作人员有了更深刻的印象。这次出游,工作人员从一大早开始忙活,食物、饮水和药品都准备齐全,让老人不禁为他们的周到和用心点赞。

谈起组织这次观影之行的初衷,工作人员表示,年初的时候《流浪地球》热映,有老人感慨:“很多年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了”。虽然养老院里也配备了大屏幕电视,但毕竟与影院观影带来的感官体验大不相同。“电影院是科技、文化的交流地,是社会发展最新成果汇集的地方,不应该只是年轻人的娱乐场所。现在的吃穿用度出行各方面的巨变,是老人们那个年代想象不到的。通过观影感受到国家的发展,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幸福。”工作人员说。

高龄老人出游卡在哪里

然而,并不是每个老人出游都能有这样的“保障团队”。尤其是对于高龄老人或者坐轮椅的老人而言,公交车上不去,出租车不敢拉,出游成了一种奢望。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认为,诸如公交车踏板高、坐轮椅出行难等问题,恰恰反映了人们的思想观念与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现实需求还不相适应。

资深养老专家江淑一表示,造成老人出游难的原因主要有社会认知和外部环境两个方面。她说,在设计产品时,设计者很少会考虑到高龄老人也会使用,所以这方面的意识就相对欠缺。她介绍,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理解高龄老人,她们经常会邀请公众穿上“彭祖包”,来体验高龄老人的身体状态。“彭祖包”又叫高龄模拟体验装置,可以模拟老人视力模糊、行动不便的身体状态。体验者穿上这套装置后就会发现,弯腰或者蹲下对于老人来说是特别困难的。而超市里有一些老人经常购买的东西,如成人纸尿裤等,通常是放在货架的高处,或者是放在比较低的地方,对老人来说十分不便。“像这样的不友善,并不是有意的,而是超市缺乏这种意识,对老人的身体、心理状态不了解造成的。”

外部环境方面,除了景点、道路的无障碍设施,最大的“堵点”则出现在交通工具上。江淑一说,因为旅游大巴车普遍踏板较高,他们就专门制作了一个小凳子,每逢组织老人出游,就拿出来放在车门处,让老人能够踩着上车。另外,许多大巴车都存在过道狭窄的问题。由于部分老人的体形偏胖,工作人员扶着老人就很难通过。

“我们的老人出游坐大巴车时,往往还是靠肩扛手拉。每一个老人上车,都需要上面有俩人,下面有俩人,下面的人负责往上举,上面的人负责往里拽。但是因为老人骨质疏松,工作人员也不能太用力。所以在老人上下车的问题上,我们都要提前训练很久。”她介绍,组织老人出游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让腿脚稍微利落的老人往后坐,让行动不便的老人坐在前面。否则,光上车的时间可能就要半个小时以上。而在日本,旅游大巴车的功能设计就可以轻松解决这个问题。“其实这也算辅具的一类,但是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不能苛求。”

那么,环境设计如何才能满足高龄老人的需求呢?倒也简单。江淑一说,高龄老人几乎每半个小时就要去一次卫生间。设计师可以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去自己设计的环境体验能否顺利地进入卫生间,能否方便地从轮椅上转移到马桶上,再从马桶上坐到轮椅上,这样就能够检验设计是否对高龄老人足够友好了。她还建议,老人不能长时间走路,所以不能让老人在有限的时间看重复的风景,在景区路线的规划设计上应该注意。

如何让老人“走出去”

从事养老工作多年,江淑一发现,让老人真正开心的活动有两类:一类是家属和老人一起参加的活动,一类就是出游。对于老人而言,只要是能走出去,不管是去什么地方,哪怕是一个超市,老人也会特别开心。“而且这种开心能够延续很久。”

江淑一说,老人到了85岁以上,家人就会觉得出去的风险太大了,连出租车都不愿意拉。“这就是人们不了解高龄老人的身体和心理的状态,所以他们就会形成一种刻板的印象,认为高龄老人不该出门。”但从她的经验来看,多年来他们曾组织过多次出游,因为准备充分,意外的情况并未出现。她说,老人在出游之前,医生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进行一个评估,然后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判断是否可以出游。“健康评估之后,接下来还会有一些支持措施,比如医护人员要跟车,工作人员要贴身陪伴。”

“为什么许多老人喜欢居家养老,不喜欢在机构养老,就是因为机构建得再好,他也会觉得自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江淑一说,老人有社会参与的需求。老人需要看到外面大街上是什么样了,然后需要知道现在超市里都在卖什么。

“所以我们对能够接待老人出游的社会单位都是非常感激的。”江淑一说,为了接待老人,这些单位的工作人员也承担了很多压力。她表示,虽然社会上的设施有一些地方还不够完善,但是大家只要去开动脑筋,想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最终就能够帮助老人实现社会参与的愿望。

江淑一认为,营造老年友善环境,让每位老人都能够走出家门、走出养老机构,需要每个社会成员的努力。“到2030年将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老人,而我们也会老去。不管是规划地铁的人,还是设计标识的人,还是一个公交司机,都应该有一根弦儿,就是想着如果我老了,我希望在这个场景中被怎样对待。然后,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让这个环境对高龄者更友善,这其实也是对未来的自己友善。”

本报记者 王琪鹏

实习生 张雪 文并摄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出游;轮椅;高龄老人;老人;蓝色港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