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莫让“刚需捆绑”挡住他人归乡路20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报道,无党籍桃园前“国大代表”邱建勇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中国国民党跟民进党都一样,要把自己最强的人选,凌迟到遍体鳞伤,蓝军要赢回2020,应该是延续“韩流”热度,却被国民党高层私心玩弄,用人格谋杀集体围殴高雄市长韩国瑜,“大将军征战胜利归来,却被朝廷权贵斩于辕门之前”,不怕天下人寒心吗? 

邱建勇,1958年生,台湾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硕士,曾任“中研院”国际环境委员会研究助理、中坜高中生物与地科老师。1996年3月代表新党在桃园八德选区当选第三届“国大代表”,目前在桃园新屋务农种植有机蔬菜,也结合企业力量推广植树运动,已退出新党,在军公教年改争议,邱建勇以志工与顾问,参与“公教人员协会”,现任桃园市政府市政顾问。 

国民党到底最后派谁出来参选2020?成为泛蓝最关切的事,人选从呼声最高的韩国瑜、到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以及前主席朱立伦、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各有支持者,邱建勇分析,国民党2020要重返执政,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韩国瑜4月18日结束访美回来,气势达到最高点,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就应该带着朱立伦、郭台铭、王金平等人到桃园机场,摆出阵仗迎接,接着一起回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商议后出来,手拉手,展现国民党大团结,告诉所有蓝军支持者,我们这几个人,喜欢谁就让谁上,公开给选民来选择,当中谁出线,其他人力挺,共组竞选团队,“今天国民党就像坦克车压过民进党了”。 

中策是:透过征召、自行参选人共同组织,用民调决定国民党的参选人。 

下策是:公布了提名特别办法,看似为韩国瑜来解套,确保最有可能胜选的人参加初选,但是却不断看到“绊马索”,既然“强制征召”,要韩到国民党签名领表登记、缴交新台币500万保证金才算数?五人小组何时征询韩国瑜?如果不去征询韩呢?显然故意绊住韩国瑜,电视名嘴不断“洗风向”,让韩黑头土脸,来参加初选。 

下下策是:虽然征召了韩,却黑韩、羞辱韩,放狗咬人,用人格谋杀方式,集体围殴韩国瑜,打挂了韩,然后推出党大老们心中的候选人。 

邱建勇告诉中评社,不久之前,蓝军还在感谢韩国瑜“一人救一党”,现在立马翻脸,显然国民党用了下下策,大好的一局,却被国民党高层的私心玩弄,搞成了败局,大将军战胜归来,却被朝廷权贵斩于辕门之前,天下人心寒,以后还会有哪个江湖豪杰,愿意再出来挺国民党? 

他说,泛蓝都清楚知道,国民党如果想打败民进党,应该好好延续“韩流”热度到2020,不断添加柴火,而不是故意设下许多“绊马索”,国民党高层算计太多,自以为把韩国瑜打掉之后,换上来的人,还可以维持原来的气势,事实上却是相反。 

邱建勇分析,这种例子不是没发生过,2016年的洪秀柱,就是被绊马索给绊住,不得不换柱,让天下人寒心,现在的状况,是不是跟三年前,一模一样?国民党跟民进党都一样,要把最强的人凌迟到最惨,民进党“蔡赖之争”造成党内分裂,但是“哨子一吹”会归队,国民党若继续内耗,肯定很多人不归队。

虎扑5月27日讯 今天,35岁的罗马队长德罗西在同帕尔马的意甲联赛中完成了个人效力球队18年期间的最后一战。赛后,德罗西跑到场边致谢球迷,并深情跪地亲吻球场跑道。

北京地坛医院党委书记兼北京红丝带之家会长陈航回忆起自己几年前刚到地坛医院工作,第一次与艾滋病人一同吃饭的情景,“当时确实是一种挑战,现在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5月27日电(记者 高易伸)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吴子嘉24日在网路节目爆料,指检调单位掌握高雄市长韩国瑜多年前在新庄王姓女子家中画面,引发外界揣测?韩国瑜今首度回应,强调抹黑应该适可而止,他选市长时已经历严格考验,且来高雄后没打过一场麻将。 

韩国瑜说明当初不是公务员,到了高雄市后到现在,没有打过一场麻将,剩下问题将委请高雄市轮船股份有限公司黄文财说明,自己就不再评论。 

韩国瑜进一步指出,为什么吴子嘉董事长说检调,但检调侦查不是应该不公开吗?为什么半个月前赖清德跟“立委”吃饭整个会曝光,是不是公权力真的进入来当打手?这是不对的。 

这事起因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吴子嘉24日在节目上爆料,指检调单位掌握高雄市长韩国瑜、多年前在新庄王姓女子家中画面,还称韩的亲信黄文财也在场;对此黄文财26日出面受访,澄清王女是他介绍给韩国瑜的,平时下班有空会跟韩去她家打麻将。 

黄文财指出,王姓女子住在新北市新庄区,以前经营书店,跟她认识非常久,约10年前在一个饭局介绍给韩国瑜认识,当时韩还不是北农总经理,他们偶尔会去王女家中打卫生麻将,如果韩国瑜不需去看拍卖时,有时会留下来打到天亮,但俩人都是下班后才去,也有其他朋友在场。 

黄文财昨日受访时还说,这名女士是自己多年前介绍给韩国瑜的好友,彼此常一起打麻将、泡茶聊天,强调“如果韩国瑜有小三,去年选举早就被民进党翻出来打到死了。” 

黄文财还提到,每次韩国瑜到王女家中,自己都会陪同,也会有其他好友同行,通常聚会时间都在平日晚上,有时打麻将打到凌晨2时多,自己就会和韩国瑜一起离开,再到万华第一市场视察蔬果拍卖情况,即使自己提早离开,韩国瑜身旁也会有其他好友在场,“假如2人有暧昧关系,当时早就曝光了,去年选举韩国瑜声势起来时,民进党怎可能不穷追猛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