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长城国瑞定增st康美缩水近10亿 保荐*st凯迪再上市或再添包袱

《投资者网》汪下弟

5月21日复牌起,st康美已连续两日跌停。截至5月22日,st康美股价收报于5.99元/股。在股价连续大跌的情况下,6月27日,st康美将新增5.30亿股流通股,占总股本10.66%,这批解禁股命运如何暂不得而知。长城国瑞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国瑞”)作为本次解禁机构之一,于2016年认购了st康美9816.75万股股权,认购金额为15亿元,目前公司所持股票市值已缩水近10亿元。

此外,*st凯迪日前公告显示,将恢复股票上市且聘请长城国瑞为再上市保荐人。这是自长航油运(现已更名为“招商南油”,601975.sh)以来的又一起恢复上市案例。行业人士认为,退市股重新上市概率非常低,一旦发生公司重新上市后财务造假风险,中介机构责任重大。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致函长城国瑞,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

市值缩水近10亿

主体评级被下调、移出沪股通标的池,昔日的千亿市值白马股、中药龙头股st康美的“噩梦”已持续了近一个月。截至5月22日,公司股价收报于5.99元/股,开盘即封跌停板。相较于今年4月3日的11.97元/股高位,公司股价已缩水近50%。

6月27日,st康美将有5.30亿股流通股如洪水猛兽般涌向资本市场,对于本就危机重重的公司无疑是雪上加霜,或造成股价进一步下跌。然而,3年前参与此次定增的5个机构无论如何也预想不到这样的结果。

2016年6月29日,《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暨上市公告书》显示,本次定增合计发行5.30亿股,占总股本10.66%,发行价为15.28元/股,认购金额合计为81亿元。这是st康美ipo以来发行额度最大的定增,限售期为36个月,即在今年6月27日将解禁。

认购对象分别为长城国瑞、康美实业有限公司、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等5个机构。其中,长城国瑞认购了9816.75万股,认购金额为15亿元。

天眼查显示,长城国瑞仅有两大股东,分别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7%;德稻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3%。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长城国瑞资产总额为126.79亿元,客户交易结算资金为17.06亿元,扣除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后的自有资产总额为109.74亿元。

为此,st康美还签订了募集资金专户存储三方监管协议,公司已在募集资金专户存储银行开设募集资金专项账户,专户仅用于公司补充流动资金、偿还银行贷款等募集资金投向项目募集资金的存储和使用。截至2016年6月22日,扣除部分发行费用,专户余额为80.60亿元。

然而,穿透到背后的出资人,共计18名。其中,长城国瑞的资管计划长城国瑞证券阳光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由天津市鲲鹏融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全额认购,最后穿透至刘东、刘毅2名出资人。

截至5月22日,按照st康美最新收盘价5.99元/股计算,上述定增股票的股价跌幅超60%,为-60.80%;市值已从81亿元缩水至31亿元。具体到长城国瑞,所持st康美的市值已经从15亿元缩水至5.88亿元,缩水金额为9.12亿元。

5月17日,证监会通报了st康美调查进展,认为公司披露的2016-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公司股票。

5月20日st康美停牌一日,同时,从5月21日起,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康美”;5月21日st康美开盘即跌停,5月22日继续跌停。

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st康美还有28.38万股东。根据相关规定,在2018年12月29日之前买入,并在2018年12月29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并曾造成一定浮亏的投资者,可以选择参加对st康美的索赔预征集活动。

那么,该规定是否适用于“长城国瑞们”?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投资者网》表示,符合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在合法程序下可以申请索赔,但投资者申请索赔进程缓慢,出具行政处罚书是前置条件,但索赔金额及索赔进度仍存未知数。与之相比,定增机构尤其是早年定增机构可能会存在“抽屉协议”,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与定增投资人私下有“保底承诺”,或许更可能获得权益保障。

再添包袱?

在st康美财务造假事件中,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正中珠江”)为公司审计机构。公开资料显示,正中珠江已连续多年为st康美签字,但其间签字会计师发生过更换,从杨文蔚、张静璃变成了2018年年报上的杨文蔚、刘清。5月9日,负责st康美审计的正中珠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对此,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公开表示,保荐承销、审计评估、法律服务等中介机构要切实发挥好资本市场“看门人”作用,严格履行检查验证、专业把关等法定职责,督促上市公司规范运作、真实披露。对于执业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甚至与上市公司等相关主体串通违规的中介机构,实行“一案双查”(既查上市公司也查中介机构),绝不姑息。

作为中介机构,本应客观公正,正中珠江或反成st康美财务造假的帮凶。然而,st康美财务造假事件中的“受害者”长城国瑞或也面临与正中珠江相似的压力。

近日,*st凯迪发布公告称,要恢复股票上市,聘用长城国瑞为保荐人。2019年5月10日,*st凯迪董事会收到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的提案函,提出增加《关于聘请股票恢复上市及股份挂牌转让服务机构相关事宜的提案》,内容显示,*st凯迪将与长城国瑞签订协议约定由长城国瑞作为股票恢复上市的保荐人。

然而为一家劣迹斑斑,欲被资本市场抛弃的上市公司做恢复股票上市的行为,长城国瑞面临较大风险。

*st凯迪以脱硫工程、火力发电起家,后于2009年接触生物质发电领域。2015年,公司更是以68.5亿元收购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旗下的87家生物质电厂、58家林业公司以及数家风电、水电公司,在此背景下,*st凯迪虽收获了“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称号,但也埋下了债台高筑的风险。

为了建设和运营收购来的电厂,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公开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到期有息负债超200亿元。2018年5月,由于中期票据违约,*st凯迪的负债危机爆发。此后,公司面临电厂停产、客户讨债、拖欠工资等困局。

5月13日,*st凯迪发布《关于hg0088现金官网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5月10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将于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但是,*st凯迪却燃起了再次恢复股票上市的决心,这并非易事。a股历史上,仅一家公司成功实现股票重新上市。4月26日,曾经的长航油运简称变更为“招商南油”重新上市,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招商南油重新上市首日开盘参考价为公司重新上市前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最后交易日(2017年2月27日)的收盘价,即4.31元/股。截至5月22日,招商南油股价收报于3.01元/股,跌幅为1.95%,相较于重新上市后首日股价,已经缩水了超30%。

郭施亮告诉《投资者网》,中介机构存在勤勉尽职、持续督导责任,但中介机构疏忽,造成重大财务错误问题,应该会有连带责任,牵涉其中的中介机构,会有起诉追索压力。退市股重新上市概率非常低,一旦发生公司重新上市后财务造假风险,中介机构责任重大。(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长城国瑞定增st康美缩水近10亿 保荐*st凯迪再上市或再添包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