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站在这面穿越时空的镜子前

  第71集团军某旅利用党团日组织官兵前往王杰事迹纪念馆,学习王杰“两不怕”“三不伸手”精神内涵。王 磊摄

  王杰“在荣誉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质上不伸手”,这“三不伸手”是一面镜子,共产党员都要好好照照这面镜子。 ——习近平

  根据全军部署,今年的“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正在全面展开、深入推进。

  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教育之要,在于奔着活思想去;教育之效,在于解决现实问题。对每一名新时代革命军人而言,如何看待强军梦与个人梦、如何看待幸福与奋斗、如何看待岗位与担当、如何正确看待压力与进取、如何正确看待得与失,关系到能否把全部精力用在履行使命上,进而关系到强军兴军大计。从今日起,本版开辟“‘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调研行”系列报道,紧跟形势任务发展,紧贴官兵思想实际,突出问题导向,聚焦基层一线,报道各部队推动主题教育走深走实的新鲜经验和管用做法,生动展示广大官兵铸牢忠诚品格、聚力强军兴军的新气象新风貌。敬请关注。

  一切,要从那座半身铜像说起。

  1965年7月14日,装甲兵某部工兵一连班长王杰,在组织民兵训练时突遇炸药包意外爆炸。为保护在场的12名民兵和人武干部,王杰舍身扑向炸药包,献出年仅23岁的生命。同年11月27日,国防部命名王杰生前所在班为“王杰班”。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王杰牺牲后,一座老班长的半身铜像成为“王杰班”的传家宝。不管是远赴大漠演习,还是挺进深山驻训,官兵们始终把铜像带在身边,每日擦拭。

  不仅如此,寒来暑往数十载,王杰生前所在部队、第71集团军某旅的官兵们已形成惯例:每逢执行重大任务或实兵对抗演习,都要在老班长的铜像前举行“出征仪式”,每当个人训练遇到挫折、生活遇到难题、人生面临抉择时,也会自发地来到老班长的铜像前,讲讲心里话,唠唠烦恼事。

  这天晚上,四级军士长孙建硕独自来了。改革的棋子落定,孙建硕所在的工兵连整建制转岗为装甲步兵连。是选择和连队一起转岗,还是到新组建的工兵连干老本行?作为连队士官长,连长把选择权交给了孙建硕。

  有人劝他:连队超过一半的兵都是你带出来的,留在连队干啥工作都游刃有余,这事还要考虑吗?但孙建硕心里清楚,作为工兵连队某新型火箭布雷车的技术骨干,如果自己转岗,那么意味着在新组建的工兵连,这种型号的火箭布雷车短时间内没有人能“玩得转”,这将影响到旅里“改革当年即形成战斗力”的目标。

  如果从个人角度,选择本不需考虑,但是放到改革大局的坐标中,选择就有了时代的意义。“王杰老班长在日记中写到,要‘在荣誉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质上不伸手’,作为王杰的传人,我不能给老班长抹黑。”当天夜里,孙建硕在老班长的铜像前表态:告别老连队,转到新连队,用实际行动续写老班长“三不伸手”的铮铮誓言。

  镜子映照信仰——

  革命前辈上战场敢于牺牲,面对利益调整我们甘于牺牲

  孙建军想不通。翻开连队主官任职表,他发现自己是装甲步兵六连历任主官任职时间最短的。

  2018年1月,习主席视察连队一个月后,已有两年主官任职经历的孙建军接任六连指导员。上任伊始,他摩拳擦掌,仔细筹划连队建设,准备大干一场,带领连队再上新台阶。

  然而,当年6月,任职不到半年的孙建军接到新的任命:平职调动到教导队任副队长。

  从荣誉连队主官到教导队副队长,那几天,孙建军心情沮丧,是不是领导对自己不认可?到了新单位,战友们会不会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

  交接完工作后的那天晚上,孙建军来到王杰铜像前,跟老班长道别。这半年里,《王杰日记》已完全融进他的脑海,老班长的故事他一口清。

  革命前辈们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可以舍弃生命,如今自己并没有面对生死考验,如果连名利得失这一关都过不了,何谈血性担当、马革裹尸?当前连队转型,备战打仗能力提升压力大,让精通装甲专业、军政兼优的唐建伟担任指导员,比自己更合适……站在老班长铜像前,孙建军的思绪越来越清晰。

  既看革命前辈,也看身边战友。孙建军想到连队下士伍涛,因为训练伤,身体里有两块碎骨头,医生建议他做手术取出来,但是接连遇到接收新装备、带领全班考等级、备战集团军建制连比武,伍涛把入院时间一拖就是一年多。

  只有把有利于改革作为个人选择的根本标尺,跳出局部和个人利益的小圈子,才能在时代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孙建军给自己打气:教导队是培养骨干的地方,肯定有我施展拳脚的舞台。

  履新后,孙建军迅速投入到新的工作岗位中。不到半年时间,他就先后参加旅优秀“四会”政治教员比赛、带队参加集团军新排长集训,两次的成绩都是第一名。

  与孙建军一样,改革面前不迷向、利益调整气不馁的,还有坦克七连指导员王珏。从富饶的沿海城市到内陆地区,从家门口干部到夫妻分居两地,面对改革转隶、岗位调整、家庭困难,王珏始终一如既往,岗岗干得精彩,带队参加陆军“精武-2018”军事比武竞赛,夺得总评第二的好成绩。

  新的岗位也是新的舞台。改革调整,触动的是利益得失,不变的是履职尽责的担当。“原本给别人批假的人,摇身一变后,要找比自己年轻的连士官长批假了。”改革调整前,三级军士长孙金海是修理营士官长,工作成绩突出,官兵们都很信服。调整后,他由营士官长变成了普通一兵。为此,孙金海也曾彷徨过。

  随着某新型步兵战车列装,孙金海意识到,作为全旅火控系统、自动装填系统修理专业的技术骨干,自己的价值不在于担任什么职务,而在于自己能为装甲修理做出多少贡献。

  孙金海带领几名年轻士官,夜以继日研究琢磨新列装步战车维修保障技术。短短两年,孙金海就伴随装甲分队外训保障超过13个月;新型步战车列装仅半年,他们就全程保障完成首次实弹射击;列装仅一年,就全面完善形成了系统保障能力,走在了同类转型部队的前列。

  镜子映照境界——

  生活难免柴米油盐,军人须有家国大义

  子夜,坦克驾驶员焦艳锰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两行眼泪从面颊无声划过,打湿了枕头。

  去年夏天,为了能在“国际军事比赛-2018”工程方程赛中为国争光,焦艳锰一头扎进训练场豁出命地练。一次障碍驾驶训练,车辆陡然颠簸,他的下巴磕到驾驶舱门甲板上。门牙断了半截,嘴唇裂了一道口子,但他含着半颗断牙和满嘴血,坚持跑完全程后才去找军医。

  最终,焦艳锰如愿拿到出国参赛的入场券。在决赛中,他为中国队荣获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立下汗马功劳。

  载誉而归,看着胸前的三等功奖章,焦艳锰却陷入了内疚,“一同参赛的战友都立了二等功,只有我是三等功,作为‘215号人民英雄坦克’的传人,丢人啊!”

  教导员张君劝他要正确看待得失,可焦艳锰还是觉得委屈。“如果实在想不通,咱就去找旅长!”焦艳锰怔了一下,张君的话在脑海中一遍遍回响,他猛地一拍大腿,憋红了脸:“找旅长,不是伸手要功吗?那我成了啥……”

  哲人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该旅官兵说:人的生命和精力是有限的,把一些事情看得过重,必然把其他的事情看轻。

  半个多世纪前,英雄王杰是一级技术能手,两次荣立三等功,14次向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却未能如愿。但他毅然写下了“在荣誉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质上不伸手”三句话,工作干劲愈发高涨。

  这“三不伸手”也成为一面检验革命军人思想境界的镜子,穿越时空,在这个旅的官兵中传承赓续,历久弥新。

  “明天是大宝生日,如果忙就别赶着回家了,先把工作干好……”又是一天忙碌,连长朱磊刚查完夜岗回到房间,靠在床头拿出手机,点开妻子陈影的微信消息后,心里五味杂陈。

  今年33岁的朱磊,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妻子已经随军,按说一家人应该可以经常团聚。可连队训练强度逐年加大,一年野外驻训时间长达七八个月。去年,指导员王珏带队参加“精武-2018”比武竞赛,朱磊扛起了连队全部工作,连小儿子出生他都没能赶回去。

  “将受命之日,忘其家;张军宿野,忘其亲。”在家国大义面前,“舍小家为大家”是军人的共同选择,更是一名合格军人应有的境界。朱磊的眼眶湿润了,他把妻子的留言截图发在了朋友圈,并附上了一句话:“识大体顾大局,你是我的坚强后盾……祝儿子生日快乐!”

  生活难免柴米油盐,军人须有家国大义。曹梦伟是一名素质全面的上等兵,临近退伍前,在连队组织的创破纪录比武中,因用力过猛导致左脚跟腱撕裂。手术后,曹梦伟的父母来到连队,劝他选取士官继续治疗,可他坚决不愿给连队添麻烦,在选取士官民主测评中名次靠前的情况下,坚决选择退伍。炮兵营副教导员张威至今都忘不了曹梦伟离队前对他说的那句话——

  “选择离队,是我能为连队做的最后一件事!”

  镜子映照追求——

  我们不伸手去要荣誉,但要努力争荣誉

  军人为荣誉而生,为荣誉而战。在这个单位,官兵为争取荣誉可以付出所有,在个人名利面前却从不伸手。

  工兵锹上下翻飞,实爆作业屏气凝神……这是一场高手之间的较量,来自集团军各个单位的工兵尖子赛场见真章。第30任“王杰班”班长李俊夺得个人综合排名第一,荣立三等功。

  年底,连队考虑再给他报请一个三等功。李俊知道后,坚决推让。“你已经有一个三等功了,再拿一个明年就能被推荐提干,为啥不要?”同期的战友很不理解。

  “功劳不是给的,而是凭本事争的。”李俊的回答掷地有声。第二年,“王杰班”战士参加集团军比武,斩获6个单项第一,“优秀是标准,第一是目标”成为这个班最闪亮的标签。当年底,旅里给“王杰班”记集体三等功,李俊也如愿提干。

  在王杰班长“三不伸手”的叮嘱下,像李俊一样不伸手要荣誉、靠本事努力赢得荣誉的官兵,在这个旅比比皆是。

  去年10月,“王杰班”战士黄龙接到连队通知,参加旅里“精武-2018”比武竞赛集训队的摸底考核。掩体构筑、重装5公里越野、轻武器射击……课目考核淘汰率接近70%,黄龙以优异成绩通过了第一轮筛选。

  在随后为期一周的强化集训中,不论军衔、兵龄和所属单位,每天都在进行考核、排名、淘汰。虽然最终入选,但黄龙在最后的排名中并不靠前,被分到了b组。

  b组,意味着替补,意味着走上赛场的机会几乎为零。一次训练结束,集训队领导在闲聊中得知,黄龙来自“王杰班”:“早知道你是‘王杰班’的兵,就把你分到a组了。”

  黄龙却说:“老班长的光环是激励我成长的动力,不是保我晋级入选的护身符,今年我不够优秀,明年我还要再战,凭自己的真本事晋级!”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要驶向哪个码头,那么任何风都不会是顺风。这个旅的官兵都说,荣誉需要传承与坚守,但绝不是靠伸手去索取,而是需要用汗水甚至热血去浇灌、去创造、去续写;超越荣誉羁绊,就能摆脱个人名利的诱惑,坚守精神的家园。

  “爸妈,我想跟连队去接新装备。”休假第三天,上士滕忠伟就待不住了,在网上买了一张离家返营的车票。

  去年初连队接到通知,即将列装某新型步兵战车。8年没回家过春节的滕忠伟刚刚回到家中却茶不思饭不想,人在家中,心却跟着战友漂泊在接装的路上。

  8年没回家过春节,儿子这时候想走,父母哪里舍得?可看到攥着离家车票的儿子,父母知道他心意已决。

  休假变成了“进厂”。在接装单位,滕忠伟如饥似渴地学习,短短接装期内就基本掌握了新型武器系统的操作使用,回连队后主动挑起攻关大梁。

  人人思战、谋战、练战,每人“抢一小步”部队建设就会“迈一大步”。在过去的一年里,“王杰班”个个考取主战专业等级、人人实现一专多能;王杰生前所在连成功转型重塑,训练成绩名列前茅;该旅官兵在各级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第一……(记者 周猛 陈利 刘吉强 通讯员 白俊峰)

连队,伸手,班长,铜像,荣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